内幕资料

与风霜关系密切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5 06:18
自三江口逆衡江北上,遇到的第一个大码头就是大方城的安汛码头。其实一直以来,大方城的繁华程度也不亚于三江口,但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却与往日不同了。大方城不象三江口由于有严冬坐阵,一付天下太平的样子。大方城再往西百余里路就是龙虎堡,此时的龙虎堡地界已是狼烟四起,由天尊座下的第十三太保黄潘,与神皇国的水神王,金神王,土神王所率的太子军,在这里打得如火如荼。而几乎所有黄潘部队的后勤供给,全都是由水路自三江口载到安汛码头,然后再走陆路运到龙虎堡。因此上安汛码头的安全直接关系到龙虎堡的战局。在这大方城中此刻鱼龙混杂,尽管天尊已派下重兵把守这里,但是神皇国游侠部下的密探依然是无孔不入,四处进行破坏。整个大方城中人人自危,人心慌慌,往日繁华不复。现在的安汛码头已被天尊军队封锁,除了军船之外,不许任何船只靠近,以防不测。所有为军船搬运军需的苦力,都被仔细的调查过,确保不是神皇国的探子。并且九成以上的苦力是当地帮派的人,万一出了什么事,天尊军队查起来便应了那句古话: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。今天被派来搬运军需的苦力,都是游浪帮的人,由游浪帮帮主风九华的儿子风霜亲自压阵。其实许多帮派派来的头目通常都是稍有年纪,经验老道,深谙人事的亲信。为的就是怕与天尊的官军发生什么不必要的冲突,上了年纪的人通常会八面玲珑的处理好这些事。今天游浪帮把少帮主派来,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今天码头值事的营官吕少平吕统领,与风霜关系密切,比派别人来更好说话一些。风霜今年只有二十二岁,正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时候,而吕少平统领的年纪与风霜相仿,少年人在一起格外投缘。风霜才到码头,就看到吕少平已经快走迎了出来:“风老弟,你可来了。”风霜也快走几步:“少平兄,我今天听说是你当值,死活让我爹派我来,就是想再和少平兄把酒言欢。”吕少平一把拉住风霜的手:“哥哥我这几天军务繁忙,一直脱不开身,也没机会去府上给老太爷请安,老太爷怪我了吧?”“哪有,哪有,”风霜连连摇头,“我来之前我爹还和我说,让我千万别打扰了少平兄公干,现在军务紧急,我爹怕我哪里处理不好,乱了少平兄的手脚,担误了少平兄的前程呢。”吕少平“哈哈”大笑:“唉,说实话,如果不是这乱世的话,我真就想到你们游浪帮当个小厮,每天待侯老太爷。”哪知道风霜眼睛一转:“少平兄这话只怕不是出于真心,我看你心中所想的,只怕是我妹妹吧?”吕少平俊脸微红:“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风老弟也。”风霜叹了口气:“可惜呀,我妹妹太叼蛮了,只怕日后有少平兄的苦日子要受呢。”吕少平却摇头:“若得贤妻,此生足矣。”看到吕少平一副痴像,风霜“扑哧”的笑了出来:“好,这事我回头一定告诉爹,你在这里准备好三媒六聘吧。”那吕少平急问:“此话当真?”风霜一拍胸脯:“这点小事,还有什么不当真的?要不咱两现在就去我家,找我爹提亲。”吕少平却道:“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。咱还是先把今天的军务忙完再说。”口中虽这样说,但心中在暗暗盘算,自己要找哪一个有头有面的人去提亲呢?风霜却不着急:“那到是,咱两在这说了半天了,活还没干呢。”说着风霜一转身,“大牛,别在那愣着了,把东西拿过来。”“是,少爷。”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从风霜身后的人群中走了出来,手中拎着一个食盒。快步走了过来,话还没说,“扑通”跪倒:“大牛给吕大爷请安。”吕少平一愣:“恩??”风霜悄声说道:“少平兄,这里边的酒食,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是我妹妹亲手做的, 香港刘伯温平特一码想不想尝尝?”吕少平喜出望外, 香港六合平特一肖最准论坛连连道:“当然, 白小姐精选一码必中当然。”又转回身对身后的两个小兵说道,“还站着干什么?干活了。”风霜也向游浪帮的苦力们喊了一声:“手脚都麻利点,天黑前把船上的东西都运到城西粮仓。干活的仔细一点,少了一粒米,我打断你们骨头。”苦力们听到少帮主的吩咐便一齐拥上码头。风霜又对身边的大牛说道:“大牛平常就你最听话,你给我仔细盯住了,眼睛睁大了,有什么不对劲的,马上来告诉吕大爷和我,听明白没?”大牛急急应声道:“少爷您放心吧,这里包给我了,您和吕大爷去上房吃小姐做的菜吧。”风霜飞起一腿踢了大牛一个筋斗,笑骂道:“这呆牛,到是聋不了你。”大牛拍拍身上的土,站了起来,显然是被少爷踢习惯了:“是是,少爷,我又说错话了。”风霜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少废话了,快去吧。别什么话都往外说,我这些年怎么就教不明白你呢?”然后一面拉起吕少平的手,“少平兄,请。”吕少平道:“风老弟的手下真是人才济济呀。”风霜苦笑一下:“你别损我了。呆牛还是人才呀?他呀就是从小和我一块长大的,脑袋里就象是浆糊一样,凡事不交待全了,他就办不好。不过有一样,他就是听我的话,我办事都让他跟着,这么多年,也习惯他了。唉,算了,咱别提他,走屋里喝上。”风霜与吕少平一走,这边大牛就四面的吆喝了起来:“都干活,都干活。少爷说了,少了一粒米就打断骨头,都仔细着啊。”苦力们对少帮主心存畏惧,内幕资料却不怕大牛。有的边背粮食边喊:“大牛哥,你也得仔细看着啊,万要是掉了一粒米,你得帮着咱苦兄弟捡起来呀。”“就是就是,真要为了一粒米断了骨头,大牛哥你不可怜我们那?”“大牛哥,我这袋太沉了,快来帮我搭个手,别掉了一地米,那咱这骨头也不够少帮主打的呀。”“小四子,你要真把一袋米都撒地上,别的不说,那少帮主光是打骨头就得打到老爷过六十大寿那天。要不,也打不完那?”大牛却是与这些苦力们混惯了,虽然脑子不那么精明,但也知道苦力们就是耍耍贫嘴罢了。当下并不理会他们,却跟着背粮食的苦力前前后后的跑,从船头跟到码头下面的粮车边。苦力们看到大牛这般用心,也明白这是给官军办事,万一出了什么事,谁也吃罪不起,干起活来也格外仔细。大牛跟着跑了半晌,累得满头大汗,只是见一直没出什么差错,到算是长出一口气。突然间大牛猛一拍脑头,叫了一声:“不好!”有苦力问道:“什么不好啊?大牛哥。”大牛急说:“这里是没出什么事,可是这粮车从码头到粮仓足有两三里路,这要是路上出了事怎么办?”那苦力却道:“你就别乱操心了,从这里到粮仓全是官兵,能出什么事呀?”大牛却不想那些,只是连连说道:“不行不行,我得跟着跑一趟,要不我这心理放不下。”说完把这里的事和几个官兵交待一下,坐上一个刚装满的粮车,向粮仓这边过来了。众人见他这样认真,只是连连摇头。一辆辆粮车顺着城墙下的小路,往城西粮仓这边,沿途站满了持刀拿枪的官兵,只看得大牛暗骂自己:“这么多官兵看着,能出什么事呀?我这脑袋咋就转不弯来呢?”城西粮仓就在西城门的边上,门前的大路过了城门一条直道通往龙虎堡,为的是如果战局吃紧,可以在最短的时间把军需送到前线。因为要送军粮,所以西城门早已戒严,本应冷冷清清才是。哪知大牛远远看到西门这边却是乱乱的一群人,还有杂七杂八的笑声。大牛心中好奇,纵下粮车,走了过来。城门前一群军兵和七八个无业的闲汉,正嘻嘻哈哈的取笑什么。人群正中,一个披头散发的乞丐,破衣褴褛,污泥满面,模样也看不真切。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,这种乞丐已让人见怪不怪了。那乞丐手中拿着一个脏兮兮的馒头,张嘴刚要吃,却被边上的闲汉推了一把。一般来说,被人推了一把,到也没什么大碍,那闲汉用的力也不算大。可是这乞丐却象是受了什么大力猛推一样,身子歪歪的倒向一边,手中的馒头也飞了出去。那乞丐不理别的,忙挣扎着去捡馒头,才一捡到,又被个官兵踢了一下,那官兵分明就是有意的踢向他拿馒头的手。果然他的手握不住馒头,馒头又滚出去好远。边上的官兵和闲汉一阵暴笑。一个闲汉笑道:“他妈的,这家伙是不是纸糊泥捏的?怎么碰一下就这样?”另一个道:“我看这家伙根本就是没有骨头。这半天连站都没站起来一下。”又一个官兵却说:“什么没站起来?我可是看着他从西边走到城门这的。”这闲汉偏要抬扛:“站?军爷你别说笑了,就他这样还能站着?来阵风都能吹死他。你信不信?他要是真有骨头,我一把就能捏断了。”边上几个官兵一起起哄:“好,赌一把,你要是能捏断他的骨头,我输你二两银子。”这闲汉一听,精神倍起:“好,你们准备好银子给我吧。”说着,撸起衣袖一把抓起那个乞丐的左臂,就要掰下去。大牛看得心中不忍,喝了一声:“住手,你们太欺负人了。”这闲汉一看大牛,虽然不认识,但是看衣服知道是帮派中人,不敢惹他纷纷退到一边。可那几个官兵却不理他是不是帮派中人,横眼看着大牛:“干什么?干什么?这是你鬼喊鬼叫的地方吗?”大牛走上一步护在乞丐身前:“这人都这样,你们怎么还要捏断他的骨头?还有点人味没有?”几个官兵嘿嘿一笑:“军爷的事,你管得着吗?你站在这干什么?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逮起来?”说着真要动手来拿大牛。大牛却不让步,也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才好,只是反复说着:“太欺负人了,太欺负人了。”眼见大牛要和官兵动手,一边的苦力们却是不知该不该帮,几个机灵忙往码头跑去找少帮主风霜。正在这时,只听有人说道:“放肆,大牛你干什么呢?”一边的苦力们纷纷过来请安:“二小姐。”来的是一个骑在马上的女子,年约二八,清艳秀美,让人不可逼视。大牛认得,正是游浪帮风帮主的女儿风华。抢过几步说道:“二小姐,这帮家伙太欺负人了。太欺负人了。”风华喝道:“乱说什么?天尊的官兵怎么会欺负百姓呢?你在这里和官爷打架,你不要命了?今天让你出来干什么来了?看一会儿我哥哥来了你怎么说?”说着又用眼角扫了一下那个守门的官兵,语带双关的说道,“等到吕少平吕统领来了,自然会有公道。”那几个官兵当然明白风二小姐话中的意思,一个头目忙走上前来:“算了算了,都是自家人,一点误会。算了算了,我们就是开开玩笑,谁知道这位兄弟到是当真了。”大牛又分辩道:“什么开玩笑?你们分明就是…”话没说完,被风二小姐一把鞭抽在头上:“还不给我闭嘴。人家军爷大人有大量,你还得理了不成?还不快去给我干活?”大牛不敢和小姐顶嘴,却有着一股牛劲,也不理众人,走上前去,将那乞丐背到身上,一言不发往城中自家走去。风华暗暗摇头:这个呆牛,真是多管闲事。她不理那些官兵,径自打马走了。

  新华社北京5月12日电题:国企扛起复工复产大梁

  原标题: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(2020年5月8日)

  双色球第202037期开奖,红球01 04 11 13 17 24;蓝球15,红球号码大小比为2:4,三区比为3:2:1,奇偶比为4:2。蓝球开出遗漏74期的大奇数15。

,,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


    Powered by 香港管家婆一肖一码论坛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